莱特湾大海战(二)

【发布日期】:2021-09-12【查看次数】:

  小泽舰队刚刚驶出丰后水道不久,17时54分,佐伯航空队1架巡逻机就报告说,“瑞鹤”号170度、15公里之外发现疑似美军潜艇。与此同时,“瑞鹤”号和“千岁”号也探测到敌军潜艇间的无线电通讯。虽然小泽的根本任务就是诱敌,但如果舰队过早被敌人发现,美军主力舰队就可以率先北上,敲掉机动部队后快速南下,狙击中路突击的栗田舰队。小泽担负的任务异常艰巨,他必须尽力隐藏自己的行踪,直到栗田舰队接近战场时才适时被敌人发现,这一时机无疑是极难把握的。

  为避开美军潜艇的侦察,18时48分,小泽下令舰队转向正东航行,19时50分转为140度方向。10月21日0时开始,舰队开始按计划以180度向南航行,航速18节,黎明时分抵达足摺岬南方540公里海域。

  小泽舰队的上述机动不经意间规避了一次巨大风险。20日当天,在丰后水道东侧执行巡逻任务的是美军潜艇“牛鼻鲼”号,在西侧设伏的是“金线鱼”号和“深海鳚”号。“金线鱼”号艇长托马斯•沃根中校早在18日就已得到洛克伍德中将的明确指示,一旦发现日军舰队,可以自主发起攻击。不过,洛克伍德担心日军舰队可能经纪伊水道出航,决定将“牛鼻鲼”号调往那里封堵。“金线鱼”号和“深海鳚”号奉命向西,“牛鼻鲼”号则向东航行至纪伊水道。由于美军的错误判断和频繁调动,竟然导致丰后水道东侧无人值守,小泽舰队就这样有惊无险经丰后水道驶入了浩瀚的太平洋。

  当天,机动部队开始出动舰载机实施搜索和反潜巡逻。即使执行如此简单的任务,飞行事故依然频频。裹板节二少尉的鱼雷机在奄美大岛以东海面迫降,所幸机组成员被成功救起。22日的搜索和巡逻导致2架飞机失踪、2架坠毁、1架迫降。真不知道这些“菜鸟”该如何应对今后的战斗。

  同日,天皇裕仁下旨勉励参战的陆海军部队:“唯战局愈发紧迫,望汝等协心戮力,以不负朕之信任。”丰田大将于22日12时05分致电参战各部:“‘捷号’作战开始,陛下恩威足壮首战。今陛下特赐诏书,宠命优渥,职诚惶诚恐,不胜感激。‘捷号’决战之时机迫在眉睫,职与陆军紧密协作,指挥全舰队。众将士定当万死不辞。望诸将士奉旨舍身奋战,誓歼狂敌,以报圣恩。职深信皇国兴废之时,定有神灵庇护吾人。”

  小泽随后接到的指令在人类海战史上都是罕见的:“为了与友舰进行协同作战,航母舰队的目的在于,冒生命危险,以自我牺牲精神转移吕宋岛东部敌航母舰队的注意力,把它们引向北方或西北方向。这样即可保证第一、第二游击部队成功突入敌军发动两栖登陆的相关海面。”

  作为“捷一号”作战的第一主力,栗田舰队的出击时间早于小泽机动部队。17日上午9时28分接到联合舰队司令部迅速从林加锚地前出至文莱湾的命令时,栗田正在等待油轮。为保证作战用油,第一游击部队要与油轮一起前往婆罗洲,完成油料补给后奔赴最后的作战海域。根据联合舰队16日15时35分下达的电令,将有6艘油轮编入栗田舰队。但这些船只平时主要执行向本土运输燃料的任务,一时无法完成集结。尽管如此,栗田还是在11时25分断然下令,正在向新加坡返航的2艘油轮装载油料后先行开往婆罗洲,其他油轮视情况而定。12时03分,栗田下令舰队于次日凌晨1时从林加启航,预定到达文莱的时间为20日上午10时。

  中午12时,栗田接到了联合舰队司令部发来的紧急电令:“第一游击部队务必于22日天亮之前推进到菲律宾以东海面。”经与参谋长小柳少将紧急磋商,栗田于当晚21时03分作出回复:“上述任务无法完成。”栗田给出的理由是:第一游击部队将于20日10时抵达文莱,而补给船队21日清晨才能到达,加油工作至少22日下午才能完成。如果舰队取道圣贝纳迪诺海峡,那么从文莱到莱特湾需要航行2600公里。战列舰和重巡洋舰保有足够的燃油,它们在长时间维持经济航速的情况下仍然可以应付高机动性的作战行动。但轻巡洋舰和驱逐舰就没有这种本事了。日军夕云级驱逐舰能够以18节航速行驶5000海里,表面上看,从文莱到莱特湾的距离尚在其有效航程之内。但若从现实出发,考虑到与美舰作战时需要以最快速度机动,萨马岛和莱特岛已是舰队航程的极限。如果舰队要赶在10月24日入夜前抵达莱特湾,航速至少不能低于16节,那么抵达战场时驱逐舰只剩下五分之三燃油,将严重制约舰队的机动性。但如果要在24日清晨抵达莱特湾,舰队必须将速度控制在20节以上,抵达时只能剩下不到一半的燃油。那么在返航途中,舰队必须在科伦湾或乌卢甘湾——位于巴拉望岛中部——进行一次补给。从最后一句话可以看出,栗田并未将莱特湾当成最后的墓地,他还希望能够带着大部分舰船回来。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油料补给能力不足、油轮数量捉襟见肘在不断加剧日本海军的颓势。实际上早在偷袭珍珠港之时,由南云领军的航母舰队已经具备了海上加油作业的能力,但并未普及到所有部队。到1944年秋天,帝国海军或多或少已经丧失了这种能力。这样的结果是在战争进行到这个阶段时由四种不同状态交织而成的。其一,日本永远缺少油轮,现存油轮数远远无法同时满足军队作战和国内维持经济正常运行的双重需要。其二,随着美军潜艇的日益猖獗,油轮损失数量不断增加,海军不得不大量启用民用油轮。这些在1941年以前建造的油轮根本无法适应海上机动补给的环境。其三,即便海军主力舰只不断损失,驱逐舰的数量仍远远不够,无法为油轮提供充足的海上护航。其四,随着美军空中力量的不断增强,无论是陆基航空兵还是航母舰载机,其实力的上升使日本海军不敢将宝贵的油轮部署到战斗前沿,导致舰艇的油料补给一般在港内进行。

  1944年5月以来,美军潜艇的猖獗活动导致日军油轮数量急剧减少。5月当月,日军损失2艘大型油轮。6月,损失2艘大型油轮和4艘小型油轮。7月,丢失大型和小型油轮各1艘。8月丢失的2艘是所有油轮中吨位最大的,9月又丢失了2艘油轮。也就是说在5个月中,日军损失大小油轮18艘,总计吨位167976吨,要知道1941年开战时日本的油轮总共才49艘。这一巨大损失是日军绝对无法承受的。

  面对即将到来的战斗,联合舰队为栗田指派了6艘油轮,他们是“严岛丸”号、“日荣丸”号、“御室山丸”号、“良荣丸”号、“万荣丸”号和“雄凤丸”号。经过与陆军多次交涉,原属陆军的“八纮丸”号和“日邦丸”号也暂时归海军指挥,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战争到了这个阶段,日本陆海军终于学会了配合而不是互相拆台。除位于海南岛的“日荣丸”号和位于马公的“良荣丸”号外,其它油轮在栗田受命出发前都在新加坡。10月17时11时25分,栗田命令“八纮丸”号和“雄凤丸”号在“满潮”号和“野分”号驱逐舰的护航下前往文莱,为即将赶往那里的主力舰队提供油料。其余4艘油轮分成两队,分别于19日和20日出发前往文莱,它们仅能保证在战斗过后给栗田舰队加油。事实上当它们22日到达文莱湾时,栗田舰队当天早上已经出发了。

  10月18日凌晨1时,第一游击部队所属7艘战列舰、15艘巡洋舰和20艘驱逐舰准备起锚。铁链在锚链孔里发出的咔嗒咔嗒声在林加群岛的寂静港湾内回荡。在这些钢铁怪兽的肚子里,年轻的水兵们烧着锅炉,转动巨大的阀门控制燃油的流量。位于最高处的瞭望哨严密窥视着黑暗中的一切——他们都接受过特别训练,眼睛更能适应黑暗。首先出港的是铃木义尾中将的第二部队,随后是西村祥治中将的第三部队,最后出场的才是由栗田亲自领军的第一部队,战列舰巨塔般的桅楼在黑暗中闪烁着诡异的寒光。开战之初,联合舰队共有12艘战列舰。除了在瓜岛战沉的“比叡”号、“雾岛”号,头一年因意外事故沉没的“陆奥”号和已经改造为航空战列舰的“日向”号和“伊势”号外,其余7艘全都在这里了。

  在“摩耶”号重巡洋舰上,有一位毕业于海兵第72期的中尉军官叫东乡良一。当年在军校学习时,他因为酗酒玩女人差点被开除,后来可能校长井上成美中将看在他爷爷份上才只给与了留校察看的处分。出征之前,“摩耶”号舰长大江览治大佐忽然想起了这人,准备将他作为留守人员调下军舰。不想此人勃然大怒:“八嘎,你哪来这么大胆子?不知道本人是谁啊?本人是东乡平八郎元帅的孙子,你敢赶我下舰?”大江也只好让他随舰出行。

  随舰队一起出航的还有隶属于西南方面舰队的第十六战队,包括重巡洋舰“青叶”号、轻巡洋舰“鬼怒”号和驱逐舰“浦波”号。由左近允尚正海军少将领军的这支舰队将前往执行为陆军运输船护航的任务,并未参加莱特湾海战。

  一众水兵已在温湿得令人难以忍受的赤道海域忍耐了几个月的严酷训练,现在美国人杀上门来,他们即将出海去和敌人决一死战,舰队上下士气颇高。航行中的舰队严格实行灯火管制。“大和”号司令官舱室里,宇垣中将借助手电筒的微弱灯光在《战藻录》里写下了这样一段线艘航空母舰,我们也丝毫不会惧怕。因为我们整个舰队已经做到了一心一意!来吧,美国人,我们要与你们血战到底!”

  次日上午,行驶至中国南海的栗田舰队遇上了“好事”。一只雏鹰舒展着翅膀从低空掠过,迎着热带气流在“大和”号的周围盘旋,最后在巨舰一面低悬的旗帜上栖息下来。宇垣在舰桥上凝视着它。几名水手小心翼翼接近并抓住小鹰,把它装进一只笼子里,希望它能给舰队带来好运。

  远远望到这一幕的宇垣难得地露出了笑容。他把目光转向平静的水面,海上似乎漂浮着一层神秘的色彩。在《战藻录》中,他将之形容成“一层祥和的微光”。象征吉祥的雏鹰来了,美丽的色彩也出现了,宇垣认为这都是吉兆,未来的胜利必然属于日本人。

上一篇:海南琼海民俗风情:苗族人的赶秋节和椎牛

下一篇:攻略 琼岛高温持续 找个地方度过清凉一夏吧!